您的位置: 首页 > 党建之窗
寻求科学社会主义之路
发布日期:2016-09-01

1949年秋天,一个象征着圆满与开端的日子。

随着砰的一声门响,中国,就像出走的娜拉一样,斩断了与往日的千丝万缕,昂首奔向崭新生命。

一个人必将因自尊而自强,也必将以自强赢得尊重。一个国家呢?她该怎样沿着选择的方向走下去?

社会主义社会,这是一个从有历史记载以来,理想主义者就一直追寻着的理想世界。虽然中国的社会主义运动并不是人类历史的普遍道路,而是西方压力下自强自新的特殊选择;虽然当时所能看到的似乎只是小径两旁荆棘上的斑斑血痕,但开荒者的足迹所在,却用生命见证了400年梦想与尘世的纠纠缠缠。

什么是社会主义?是在马克思诞生前三百多年,托马斯·莫尔的理想国度“乌托邦”吗?这个最早的社会主义学说,这个子虚乌有的无所寄托的邦国,唤醒了一代又一代先哲智士为社会主义设计更具体的模式,探索更现实的道路,描绘更完美的蓝图。托马斯·康帕内拉,托马斯·闵采尔,温斯坦莱,让·梅叶,马布利,摩莱里,巴贝夫,圣西门,傅立叶,罗伯特·欧文,卡贝,……细细看来,每个名字的背后都写着“空想”,但发自心底的企望天下大同的歌声却如此真实。

如果说历史决定了有两个人要把乌托邦变成一门科学,那么,这两个人无疑就是卡尔·享利希·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毫无怨言也毫不夸耀地对这个事业作出了不同然而相等的伟大的牺牲,他们毕生无双的联盟成为历史潮流上最无与伦比的最伟大的联盟之一。他们起草的纲领成了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出生证。正如达尔文发现生物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而且不止于此,马克思还发现了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由它所产生的资产阶级社会的特殊运动规律。科学社会主义光芒万丈。

是恩格斯最早预言了俄国的革命,是德国社会民主党人福尔马尔预言了社会主义可能首先在一国胜利,然后,这一切由弗拉基米尔·伊里奇·列宁实现。列宁是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者,他把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本国实际相结合,不仅缔造了俄国共产党,还带领和组织俄国人民建立了苏维埃政权,开创了社会主义在一个国家率先成功的先河。列宁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使社会主义完成了从理论到现实的历史性转变,并且由此获得了建设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光辉起点。

从诞生之日起,苏联就一直处于红色孤岛的境地。在资本主义国家包围之下单独一国建设社会主义,这是二十世纪人类的一次何其伟大而惨烈的尝试。社会主义革命可以在一国首先胜利,是否也等于社会主义建设可以在一国首先建成?战时共产主义新经济政策列宁最终还是将这一重大的历史课题留给了继任人……斯大林与布哈林之争,曾在国际共运史上震撼一时,其实不过是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不同见解之争。高速工业化、农业化全盘集体化和大清洗三大运动最终催生的,是一个埋藏了过度集权隐患的斯大林模式。

尽管很难称其完善,但斯大林模式确实初步体现了生产资料社会所有的社会主义原则,是根本区别于资本主义制度的最早的一种社会主义模式,这一模式的创立使四百多年以来无数社会主义者为之不懈追求的美好理想变成了客观现实,使社会主义从空想、从理论、从运动发展成为一种社会制度。

中国共产党人一直是把中国革命看作是十月革命的继续,强调以俄为师走苏联所走过的道路,强调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指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如何建设社会主义,可以说是一个全新的课题。一方面是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著作中获得某些理论认识。但由于缺乏实践经验,只能停留在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本来式理解上。另一方面也是通过借鉴苏联社会主义实践来获得经验。因为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建成社会主义的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先于新中国成立的其他东欧国家也纷纷采纳了苏联模式。苏联模式是当时世界上唯一可供选择和借鉴的社会主义模式。同时苏联模式的基本原则(公有制、按劳分配、计划经济)与马克思、恩格斯对未来共产主义社会的设想是大体符合的,与人们对科学社会主义的本来式理解没有什么不同。因而苏联模式也就成为中国共产党人效法的样板。

而在目睹了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并不完全成功之后,中国共产党曾试图从仿效苏联模式,走苏联所走过的道路,转变到积极探索走自己的道路,中共八大,全党的探索获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中国共产党人开始从理论和实践上突破苏联社会主义传统模式,探索中国自己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尝试,但这种尝试,终于搁浅,经过一段不堪回首的离乱岁月,直至中共十二大,才由邓小平正式提出了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划时代的基本结论(市老年大学  滕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