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心灵驿站
记忆中的“过年” ——仪征市真州镇“夕阳为民”党支部书记陆兰英
  发布日期: 2021-02-01  

我出生在江苏省南通市唐家镇国庆乡,1979年,因工作需要来到扬州市仪征中核华兴公司。岁岁年年迎新春,一眨眼,又将迎来春节,恍惚间,我已过了72个“年”。

我们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现在大家的生活像芝麻开花节节高,日子过得既富足又惬意。肉不只是在过年才吃,新衣服也不只是在过年才有,真可谓天天都在“过大年”。但说到过年,令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孩童时代陪伴在父母身边,在老家宅子里过的那些春节。老宅里暖和的阳光,食物的香味和烟火气,永远刻画在过年的记忆里。

记得小时候,过年前半个月,父母会选一个晴天打扫卫生,习俗叫“打尘”。把家里能搬的东西全部搬到外面,全家人一起清扫墙壁四周及屋顶,再将所有的窗户、家具擦干净,让屋里焕然一新,喜迎新年。那时候,再累都是开心的,因为新年要来了。

接下来,就开始“年蒸”。各家各户忙着蒸馒头、蒸年糕。我们做的馒头俗称“老酵馒头”,其实也是包子。酵是用原生态的粮食蒸煮后放着自然发酵而成的,有一股纯香味,馅有萝卜肉丝和雪里蕻肉丝两种。另外也蒸那种半圆形长长的馒头,用来晒馒头干,一片片切好晒干后贮存起来,需要时可蒸着吃。“老酵馒头”搭配粥和咸菜,自觉也是人间的一道美味。蒸年糕,是用纯糯米粉和水在笼屉上蒸熟,利用模具压实或抛掷,然后分割成小块,有8厘米见方的,也有更小一点的,压上印花,中间点上红点,或镶上几道红印线,让人赏心悦目。

到了除夕那一天,按风俗要“祭祖”。除夕中午,父母会做一桌好菜,有标志性的板笋烧肉、红烧鲫鱼、油煎豆腐、烩三鲜等,另外再摆上几大碗白米饭和黄酒,点上蜡烛,磕头祭拜祖先,寄托思念之情。晚上,是全家“欢乐总动员”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电视,更没有“春晚”。除夕夜都是在仪式感满满的各种年俗和祈福活动中度过。吃过饭,全家人把外面的大场上及道路彻底清扫干净,父亲和哥哥用白石灰水在大场上画上庞大的谷仓,附加上扶梯,周边画上装满稻谷的箩筐。姐姐领着我和妹妹在蒲包里装上石灰粉,在通往家里的各条小路上使劲撴,撴出无数直径约二三十厘米的囤子,寓意是五谷丰登、粮财满仓。小孩们还将芝麻杆、冬青、柏枝等捆绑在一起,插在屋檐上,以及田间灰堆里,取意生活开花节节高,青松翠柏,大吉大利。这是对来年丰收的祈祷,也是对未来生活许下的愿望。

除夕守岁,一夜无眠。凌晨稍息片刻,睁开眼就看见枕头边放着的压岁红包及每个孩子都有一份的糖果,穿上父母为我们添置的新衣服,我的心里真是乐开了花!

大年初一早上的习俗是吃元宵,元宵在地方上俗称“圆子”,大年初一吃元宵,寓意团圆。同时,还要吃豆腐烧荠菜,寓意吉祥美满,财富聚敛。之后的半个月里,走亲访友,所有人都沉浸在过年的喜悦里。

正月十五元宵节,家家彩灯高挂。到了元宵节,“过年”基本上就要告一段落了。这时候,我的父母会在田间地头点上麦秆煨烟,意欲“熏害虫”。更有趣的是“放烧火”,点上事先捆扎好的麦秆,在田埂上奔跑,嘴里念念有词,祈福风调雨顺、谷物丰收。夜幕笼罩下的辽阔田野上,无数只“火龙”飞舞,交相辉映,呐喊声此起彼伏,场面甚是壮观。

童年的“过年”,让人回味无穷。而今我们生活在城市里,有空调,有地暖,有电视,有订餐,年俗仪式也越来越简单。今年,大家都提倡“原地过年”,我们家准备在仪征过春节,依然有“打尘”和“年蒸”,有“祭祖”和“吃元宵”。所谓“天涯若比邻”,在有网络、电话和视频通讯的时代,相隔再远,依然能够拜年和团圆。(仪征市委老干部局)